宠二乐体育-用大千世界观赏大千体育

日照国安海口退“主客场” 中超面临困境

作者:佚名 日期: 浏览:

体育大商2993号,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资讯平台

《社区》是由中国好声音与体育大商联推出的体育商业主题对话节目,以“求同存异,畅谈共同关心的体育热点”为口号。在中国好声音“决定性时刻”栏目播出。

期待已久的主客场制终于回到了中超联赛。大连人主场迎来1.60000名观众,为联赛的复苏注入了动力。然而,该事件的未来仍不明朗。三亚的疫情已经波及海口,海口为许多俱乐部提供了一个临时的中立之家。中国足协不得不暂时调整第12轮的赛程,安排滞留在海口赛区的球队提前在当地集合,然后有序撤离海口。疫情下组织主客场比赛的挑战可见一斑。

8月12日,第91期节目根据主客场回归的初步结果以及联赛未来面临的挑战,讨论了中超联赛将在多大程度上真正回到鼎盛时期。涉案的“八卦者”分别是中国好声音记者张雯、著名足球评论员陈凯东、体育营销副总裁、盛亿互动总经理罗然峰。

本文摘自本集正文。

空旷的场地难掩主客归来的兴奋

张文:时隔三年979天,中超终于回归主客场制。第11轮,大连人对阵上海港,近1.6万人入场,可谓足坛底蕴。中超回归主客场有熟悉的味道吗?还有一些俱乐部还在其他地方“流浪”。他们要多久才能回家?体育场何时大规模开放?……中超在主客场取得突破后,通过关注这些问题,我们可以期待中超离恢复活力还有多远。

首先问问凯东,你觉得主客场复赛后当地城市的气氛有变化吗?比如你一直在讲解广州队的比赛,广州城终于回到越秀山比赛,但是没有现场观众。整体感觉如何?

陈凯东:在广州城回归的第一场比赛中,我是来评论的。虽然不让观众进入赛场,但看到一些广州市球迷俱乐部的球迷聚集在赛场外,拼命为赛场上的球员加油。同时,越秀山体育场的设计也有一个特点,它位于越秀山脚下。球迷可以爬越秀山,站在山顶看球,相当于在高处为球队加油。所以大家在看直播的时候应该都能听到。虽然因为距离的缘故,听上去是零星的,但实际上,场内传来了清晰的欢呼声。

虽然越秀山依旧无法上场,但主客场的复赛是一个好的开始。俱乐部、球员和球迷都有希望。

虽然游戏暂时空了,

但中超联赛也重回广州足球圣地越秀山

张文:当身着制服、围着围巾的球迷重新出现在看台上时,大家又会觉得足球比赛要有观众,要有主客场。冉枫,你认为恢复主客场比赛是否迫在眉睫?

罗冉峰:目前公认中超联赛需要根据过去几年的赛制寻求变革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对锦标赛系统最常听到的抱怨之一是,这是一个高度压缩的赛季,采用封闭的管理模式。这给球员的身心都带来了很大的压力,包括伤病带来的身体问题和封闭状态下的心理问题。在这种状态下,玩家无法展现出最好的水平,导致比赛水平打折扣。所谓的中立球迷和非死球迷很难吸引,最终影响到联赛的商业发展和其他商业事务。

主客场制回归后,球员的精神状态明显好转中超联赛集锦,有利于比赛收视率的提升。同时,比赛也在全国不同城市举行。与集中在少数赛区的赛制相比,具有更大的地方覆盖面和更高的地方影响力。活动组织者和赞助商看到他们都会更高兴。

家庭广告收入急需

张雯:但是主客场比赛真的很难恢复。截至节目录制,中超18支球队中有11支已经回到主场,但回归的方式多种多样。有的回到主场却打不开看台,比如广州城;有的可以回到标志性的主场,比如河南嵩山龙门回到航海体育场;凯东,你觉得在回归主客场的过程中,最难突破的地方是什么?

陈凯东:最难突破的一定是不同地方政府的防疫政策。防疫是全国的一盘棋,回归主客场也必须遵循防疫的大前提。俱乐部不可能选择哪个城市作为主场。

这意味着俱乐部需要寻求进一步的妥协。比如,深圳队已经确定,经过第二阶段的两轮比赛,他们将从海口的中立位置搬到佛山南海,使用新的主场。虽然没有直接返回深圳,但至少留在广东省内,球迷们可以通过公共交通工具支持主队,甚至可以开车前往新家。所以俱乐部在困难中慢慢寻找一些突破口。

即使以日照为主场,北京国安仍有广告收入增长空间

另一个突破点是中超联赛集锦,即使球场不完全或部分开放,甚至不让球迷进入球场,俱乐部也重新获得了场边广告的权利。虽然俱乐部在赛制期间也拥有理论上的主场广告权,但这与俱乐部对自己专属球场的权利不同。赞助商将更愿意支持返回城市的团队。这些额外的广告收入可以说是“救命钱”。

而当粉丝被允许进来的时候,更多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。如果一张门票50元,每场比赛有2万人进场,一个主场的收入将达到100万元,可以解决当前的燃眉之急。因此,很多俱乐部都认为,无论现在的情况多么艰难,他们都想回到自己的主场。中国足协也在尽最大努力推动这一点。

张文:但是俱乐部通常没有直接使用球场的权利,需要租用球场;如果允许球迷进入体育场,他们需要支付安全和其他费用;加上旅游等等。主客场制是否会增加俱乐部管理层的压力?

陈凯东:据我所知,如果主要的广告资金能够顺利引入,已经可以比较明显地覆盖出差旅费。至于租用的球场,俱乐部其实可以选择便宜的球场。例如,广州队的传统主场天河体育场进行了升级改造。就算想租,也租不出去。目前选择的花都体育场要便宜很多,据说花都体育局也提供了一些补贴支持。因此,俱乐部可以与体育局沟通,降低场地租用成本,一般也能获得当地支持,顺利落地赛事。

“回家”有多重激励意义

张文:主客场攻坚克难,初步取得回报。即便有像北京国安主场打山东这样的情况,我们也会认为这是中超在特殊时期留下的不一样的记忆。冉峰,您认为联赛回归主客场后,俱乐部的管理和工作内容会与赛制有所不同吗?

罗冉峰:赛制中有一个典型的情况:一些俱乐部高管也呆在球场上,呆在封闭区域,工作场景相对有限。主客制下,高管人员活动更自由,在处理一些商务谈判或其他可扩展业务方面也更加灵活,可以直接与相应的人事组织单位对接。

玩家的情况类似。在封闭的环境中很难进行一些有针对性的业务交互。他们最多只能为联赛的赞助商服务,或者以网络形式参加活动。主客场制回归后,球员们有更多的地方活动空间。我们知道玩家的收入与当年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一些外部活动费用的支持对玩家来说更有意义。

主客场制下,俱乐部可与赞助商合作

进行更多本地激活

张文:两场比较典型的主场比赛,全华班大连人战平上海海钢,河南3-0战胜北京国安。听起来分数的差异并不能反映真正的力量差异。随着两场比赛的球迷都涌入,俱乐部和球迷之间的联系似乎确实创造了一种化学反应,让球队能够打出高水平的比赛。那么那些真正回归主场,能够得到球迷欢呼的球队“占便宜”了吗?

陈凯东:球迷被称为“场上第十二人”,对球队的帮助当然很大。在观众回归的前几轮中,这种支持效果的效果可能会更加明显,仿佛球员们“打了鸡血”。不过,当主客场逐渐稳定下来,球员的心态也会逐渐适应。届时,实力将是决定胜负的主要因素。

但主客场制下的球员“回家”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鼓励。上个赛季,我们经常看到球员们在封城期间无法与家人团聚,有时还能隔着护栏看到亲人,这似乎有点让人难过。刘殿座在发布会上的讲话表达了球员们的心声,“回家是特别大的收获。” 所以被鼓励的球员应该比第一阶段的十轮表现更好。

张文:林良铭也在微博上发文称,在大连主场与球迷真正见面花了900多天。这段经历非常难忘。

克服未来困难的动态应变

张文:恢复主客场的效果,至少从首轮开始,还是比较明显的。但从长远来看,中超联赛还需要经历很多考验才能恢复当年的火爆程度。这些测试主要体现在哪里?

罗冉峰:最重要的是组织比赛的难度。随着疫情的不断复发,一个城市肯定会有突然面临防疫考验的可能。比如现在海南多变的疫情,对海口赛区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考验。这就需要主办方在突发事件前测试应急响应措施。这些备案会有很多具体的场景,比如俱乐部是否可以马上转场到另外一个城市的场馆比赛,比如静态管理等情况,下拉的进度如何补充等等。

此外,每个俱乐部也会有相应的专项测试。例如,俱乐部没有固定的主场。即便成绩能够得到保证,但与拥有主场的俱乐部相比,运营还是落后的。那么它是如何处理的呢?当然,与组织问题相比,这些问题并没有那么困难,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机会解决它们。例如,深圳即将实施新的主场。

我们最大的心愿是不要有一些客观情况过多干扰联赛的进展。只要没有这种情况,相信联赛、俱乐部和球员都会感受到发展的希望。

海南疫情发生后,中超迅速调整赛程应对

张文:未来中超也需要解决“球迷生物钟”的问题。这是建立联盟商业逻辑的关键。它可以让球迷知道比赛将在何时何地开始。在相应的时间和季节,粉丝就会联想到它。现在是比赛开始和冠军诞生的时候了。但中超联赛要恢复这种观战惯性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陈凯东:不管是足协还是俱乐部,在接下来的二十轮左右,还是会采用动态管理的思路。没有找到主场的俱乐部会继续寻找主场,目前有临时主场的俱乐部也会寻求优化。例如,北京国安可能只是在阳光下过渡,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搬到离北京更近的地方。

此外,如果后续的比赛能够顺利进行,俱乐部还需要尝试更多的自救策略来提升业务运营。不应该局限于传统的广告展示、赞助权等模式,而应该重新探索如何去做一些线下活动。尤其是异地主场的俱乐部,也应该利用线下活动来吸引粉丝和赞助商。总之,他们应该从不同的方向尝试寻找新的盈利点。只有这样,俱乐部的运营才能跟上比赛的进度。

张文:在中超进入赛制之前,中超平均每场比赛的球员人数已经达到了2万多人的水平。每个城市的这2万多人,可能是保证一家中超俱乐部生存的核心力量。而当俱乐部、球员、球迷真正成为“家人”时,他们所激发的情感,也是帮助中超俱乐部克服困难、坚守的锁链。我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,有更多的球队回到自己的主场,看到更多自己的球迷。感谢两位的参与,我们下期再见!